淮繁子是烦烦子

太中/敦芥/霍玛/金剑/刀婶/双神/冲神

龙女姐姐真好看 想和龙女姐姐做快乐♂的事

半夜听歌听着听着想写文最后写了这篇宛如小学生作文般的东西
拉哈布雷亚x光之战士♀
光战为龙女

她与他此时此刻真真切切的站在这里,真真切切的面对面,他们可以虚握着彼此的手翩翩起舞,在美丽的庭院里转着一个接一个的圈,他垂眼能看见她洁白的裙摆随着她轻快的舞步飘飘摇摇在空中划出美丽的弧线,她抬头能看见他覆着半块红色面具的脸上那不容忽视的笑意点亮了他的眼,于是她感到胸腔里那颗鲜活的心脏扑通扑通跳得更厉害了像是有只活泼的小鹿蹬着蹄子要跳出来。她咬着自己的下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也不敢说些什么,先前站在台上越过人群直视着他的双眼柔声唱着情歌的勇气都当了逃兵跑了,气得她直想跺脚破口大骂去他的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可是她是有教养的优雅有风度的光之战士,所以随性而为仅仅是一次的高歌便已是极限,此刻她依然困在那个高大空洞的由人民的希望塑造出来的偶像里,什么都无法做到。她的面颊微微的红了,在她恍惚的思绪里似乎能听到不属于她但是与她心跳同步的另一个心跳声。如果此刻是梦境的话,那这一定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好最好的一个,好到用我的生命去换它都无所谓。美丽的敖龙族少女在心里这么想着。可是明天的太阳终究会升起,再美好的梦也还是会醒,她与他终究无法彼此触碰,无法站在阳光下接吻,无法牵着彼此的手站在神圣的礼堂里。他们永远不能作为一对普通的恋人出现在众人眼前,不仅因为他在普通人眼中的不可见,更因为他们站在彼此的对立面。她是照亮大地的光芒而他则是永远无法被照亮的背光面。她想起很久以前她伏在母亲的腿上听母亲说的光与暗的不可容,可是母亲讲了那么多王子拯救公主勇者打倒恶龙的故事,也还是没有告诉过她有一天光会恋上暗影,公主会爱上巫师,勇者会被恶龙所惑。于是在这番令人扫兴的思绪里长夜已过去一半,他们仍在舞蹈,直到明日的朝阳升起,直到光芒重新照耀到这里,这场属于他们俩人的美梦也就该醒了。等到梦醒时分,故事也该走上原定的路线迎来标准结局,恶龙该被勇者打倒了。